当前位置:主页 > 125345.com > 正文

解决留守儿童亲情饥饿还需“双轮驱动”

日期:2019-01-01   

留守儿童缺少父母关爱,这不是个别景象,而是一种普遍气象。比喻,陕西丹凤县留守女孩何晶晶卖长发换手机与妈妈视频;湖南城步县兰蓉乡的留守儿童王歧军每天抱着妈妈照片睡觉;湖南衡阳11岁女孩自导自演“绑架案”,期盼在外打工的父亲回来;湖北汉川张兰和丈夫终年在广州打工,已连续三年没回过家,导致7岁女儿患上了精神破裂症等。可见,正因为留守儿童缺乏父母关爱和陪伴,导致留守儿童亲情饥饿,让人纠结不已。

事实池是如此。有项考核发现,在古代社会资讯发达的今天,一周内能与父母联系的留守儿童占总人数的47%,仍有40%的留守儿童与父母的接洽频率在一月至一年内,导致近半数的留守儿童闭会过不良的觉得。这说明,父母进城打工对留守儿童的心理产生了不良影响与侵害。记得2016年2月,在邛崃临济镇瑞林村发生伤心的一幕。40岁的植大姐要返城上班时,7岁多的儿子峰峰哭吵着要跟母亲上成都,并伤心地说道:“你们不能这样对我。”“你们不能这样对我”的哭嚎,折射出留守儿童因长期饱尝亲情饥饿而迫切渴望与父母生涯在一起。“你们不能这样对我”,有多少人可能明白留守儿童的伤心和扫兴有如许深与浓?毕竟,由于留守儿童亲情福利的缺位,导致留守儿童厌学、逃学、辍学、叛逆的人数增多,甚至还有留守儿童难忍亲情饥饿而离家出奔、上吊自残等,引发一系列家庭跟社会的问题,让人心痛。

留守儿童的亲情饥饿问题,乍一看,是父母的关爱和陪同缺位导致的,但父母也是不得已而为之。试想,一家人要生活下去,孩子要读书,白叟要供养,这些都须要钱。而在本地从事种养殖业,只能挣个一年生活费的钱,基本无奈供孩子读书,无奈赡养老人,所以不得不南下进城打工赚钱。而随着越来越多的农夫工进城,留守儿童越来越多,有关处所政府职能局部和全社会如果不为他们做一些什么,多给他们一些人性化的关爱,提高他们的亲情福利指数,确实对不住他们。

近日,在某短视频平台上,一个记录某山区小学的校长跟学校留守儿童生活故事的账号走红。在这个坐落在江西鹰潭,由1名校长,6名老师,25名学生组成的小学校里,拍摄短视频成了他们生活中的一抹亮色。校长告诉记者,视频的拍摄者是学校的实习老师,走红后有不少网友想要捐款,但校长表示孩子们切实缺的不是钱,而是父母的关爱。(见12月31日的《北京青年报》)

根据权威考察数据显示,全国有乡村留守儿童6102.55万,占城市儿童的37.7%,占全国儿童的21.88%。也就是说,每5个孩子当中就有一个是留守儿童,他们都感到亲情饥饿,只是程度不同罢了。鉴于此,要解决留守儿童的亲情饥饿,缩小留守儿童福利的“马太效应”,除了农夫工本地政府要大力发展地方经济,让农夫工就近就业以外,农民工输入地的地方政府还需要从制度改造和设计上给力,保障留守儿童随其父母在城里上学、就医等不受户籍限度,享受城市儿童同样的待遇与保障,从而从基础上解决留守儿童亲情饥饿的问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