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香港开奖现场直播 > 正文

小说|带父亲去看海

日期:2019-03-07   

亚平站在船头,看着无边无涯的大海。大海像一条辽阔无比的蓝绸子始终铺向天边,海面上飞翔的海鸥点缀在蓝绸子上,似流动的音符,美极了。

“爹!”亚平弛缓地弯腰捡起那张照片,拂去沾上的沙粒。那是父亲的遗照——父亲浑朴地笑着,望着亚平,很满足的样子。

海时睡时醒,睡着时温暖安静,像母亲的怀抱;醒来时,浪花拍打着船头或礁石,时而像一个俏皮的孩子,时而又似千军万马般翻滚。亚平最喜好在晚上看海,皎洁的月光洒满海面,轻柔的涟漪如同家乡无边无际的金黄色麦浪。

亚平去做海员,是父亲的主意。亚平高考失败,准备去南方打工,一贯寡言少语的父亲对他说5个字:“去做海员吧。”亚平不怎么愿意,出海很辛苦,一出海就要在海上流落半年,那种寂寞和枯燥可想而知。最终,亚平还是上了海员学校。父亲身体不好,家里很艰难,海员收入不错,工作后父亲就不会那么辛劳了。

“爹,我给你洗洗脚吧。”亚平蹲下身子,双手微微地撩着水……

父亲种了一辈子地,但他却对大海有一种特别的情感,始终空想去看海。亚平不理解父亲,一个农民怎么会有一个大海梦?

亚平第一次出海,父亲激动地对他说:“回来好好跟我讲讲大海。”

第二天一早,吃过早餐,他们就直奔海边。亚平一只手搀着父亲,一只手指着远处的大海说:“爹,你看,层峦叠嶂,和天都连着了。”

躺下了,亚平看向一句话不说的父亲。“爹在想什么?”亚平说:“爹,冤屈你了,本来要带您住大酒店的,可游览旺季,都住满了。”“我是来看大海的,又不是来住啥大酒店的。”父亲终于开口谈话了。

父亲素来没出过这么远的门,累坏了。亚平给父亲倒了一杯开水,放在床头柜上。用塑料盆打来热水,让父亲泡泡脚,解解乏。

亚平深深地爱上了这深邃而蕴藏着巨大力量的海。父亲从未看过海,他心中的大海是这个样子吗?下次出海,一定带着父亲来看看海,了结父亲的大海梦。

海滩上的人很多,亚平怕游人碰着父亲,嘴里一直地提醒道:“爹,你留心点,别碰着。”“爹,中午咱们吃海鲜,可好吃了!”“爹,大海漂亮吧?这次我陪您看个够”……

“爹,您喝点水。”父亲不语言。一贯口若悬河的父亲如平凡一样。立即就要看到梦寐以求的大海了,他仍然宁静淡定,不一丝愉快之色。

这时,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从亚平身后跑来,猛地撞了他一下。亚平一个趔趄,手里的一张照片飘落在沙滩上。

出海回来已是半年后,亚平盘算在家休息半年再出海。可他等不迭到那时候再带父亲去看海,便跟父亲坐火车、倒客车、打的士,一路风尘仆仆去看海。正值旅行旺季,酒店都住满了,亚平只能在一家家庭旅店开了一间房,跟父亲住下。